08
2020
01

专访湖南卫视陈歆宇工作室:下一个爆款方向是跨屏

时间:2020-01-08 13:16栏目:凤凰手机购彩平台 点击: 132 次

原标题:专访湖南卫视陈歆宇工作室:下一个爆款方向是跨屏

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是2019年他推荐给团队看的一本书。在他眼中,相比其他国家,韩国与中国有更多文化上的共通性,“社会洞察也是如此。”不过,身为电视人,他更愿意去关注小说、音乐,而不是电视节目。尽管对碎片化内容没有敌意,但他一直强调,不能碎片化阅读。

拍摄《亲爱的·客栈》时,他跟节目组所有跟拍导演说,“ 你唯一可以跟嘉宾对话的时刻,就是做一天备采的时候。”这一方面是出于保证嘉宾休息时间的考虑,另一方面则是对于真实呈现的坚持,“这种采访是有间离效果的,它让观众从节目已有的情境中走出来,再由制作者注解。在其本身就能完整叙事的时候,其实不需要这个东西。”于是细心的观众会发现,在第3季中,备采部分都较之前少了很多。

2018年5月25日,湖南卫视总监会审核通过了7个团队创立首批工作室。陈歆宇工作室就是其中之一。

在他看来,并不存在什么 高效和体系化的秘诀。 如果总结的话,有三点很重要:

作为节点性盛事,陈歆宇眼中的晚会是一定能够 共情的,引发观众共振与共鸣的。 “这种感觉跟平时做节目不太一样,是有仪式感的。具体到跨年晚会来说,是各平台综合实力大阅兵,会很享受这种高手过招的感觉。”

从题材角度来看,深挖各类人物关系,在人物关系的创新方向上走,是“陈歆宇式”观察类综艺的显著特征。“其实,就我个人来讲,过去一年虽然做了很多项目,但是思考不够。特别是在深化人物关系的创新方面,可能切口比较小了。”

在他看来,观察类综艺和纪录片很像,它一定是能在市场中稳定占据几乎一半份额的。从个人角度而言,陈歆宇说自己还是比较喜欢这一类东西,也一直试图从题材角度寻求突破。

他告诉「广电独家」,在今年2季度可能会推出一档竞技挑战类节目,以及一档 关注离异女性题材的节目,“把这个做完,人物关系关系层面就基本做完了。 ” 接下来,陈歆宇工作室主要思考和创新的方向,将会是更具宏观想象的跨屏与破屏。

▍观众、爆款与跨屏

或许,也基于代际沟通中这种强烈的诉求捕捉,陈歆宇工作室在2019年9月推出了“我家”系列的第3档节目——婚恋观察类综艺《我家小两口》。

对于下一个爆款出现的方向,陈歆宇认为很可能出现在小屏和大屏的互动中,“真正跨过去,让观众回归大屏,而不是向小屏导流,才是我们最应该思考的问题。”

事实上,这是陈歆宇和团队时隔两年,第五次操刀跨年晚会。从拼团队到独立完成,从演播室到户外,陈歆宇在自我挑战上又前进了一步。

▍一线工作室的可能性

尽管相比“小子”,“闺女”的市场反馈更为热烈,但在陈歆宇心中,“我家”系列中最喜欢的还是2018年的《我家那小子》第一季,那是从0到1的破冰作品。

相比“我家”系列,同属综N代的《亲爱的·客栈》所面临的创新压力会更大。这种压力来源于特定情境,“在特定情境中寻找真实感会更难。”“我家”系列则是非特定情境的代表,“它就是你的日常生活,生活在继续,故事就在继续。”

去年一年,陈歆宇工作室做了2台超大型直播晚会。一个是被称为“车晚”的 《2019湖南卫视818全球汽车夜》,另一个就是刚刚结束的 《2020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》。

从前期筹备到演出结束,陈歆宇只集合工作室团队开了两次会。涉及到上千工作人员统筹协调的超大项目,陈歆宇工作室的核心团队仅有11人。

1月5日,带着尚未消散的跨年战场硝烟,坐在湖南卫视办公室的陈歆宇甚至来不及回顾,立马又要投入到《我家那闺女》第二季的拍摄中。

在他看来,“我家”系列其实更适合周播形态。季播的难点在于同一批嘉宾一年没见,变化到底在哪儿?观众是否还适应?题材是否有重复?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换嘉宾,“这其实也有风险。”

从《2019湖南卫视818全球汽车夜》到《亲爱的·客栈》第三季,再到《2020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》和刚开始录制的《我家那闺女》第二季,陈歆宇和团队几乎是无缝对接的“连轴转”。

“你发现了吗?节目市场上锁定95后、00后年轻人的题材是缺失的。”对于下一个爆款出现的方向,陈歆宇认为很可能出现在小屏和大屏的互动中,“真正跨过去,让观众回归大屏,而不是向小屏导流,才是我们最应该思考的问题。”

陈歆宇透露,上一季可能相对聚焦于大龄未婚女青年的生活状态, 新一季节目在婚姻方面涉及得较少,把更多目光对准了原生家庭问题,以及现代女性如何跟自己、跟社会相处。

从经营体验类观察节目《亲爱的客栈》到亲情观察成长励志综艺《我家那小子》,陈歆宇总是能一针见血地提取社会洞察。阅读,是通向洞察的有效途径。

2017年,在团队尚未改成工作室之前,陈歆宇就注意到一个问题:节目团队中有宣传团队,但导演组还另有一个专门对接宣传的;有制片组,导演组也会有一个人负责与制片组对接。思考之后,他把冗余的对接一次性都“砍”掉了。“这样其实减少了信息的不对称,人员会更加紧密。多一个人没关系,多一种关系就容易出问题了。”

“我个人没在意过KPI,这些并不能给我压力,也带不来动力。”回顾过去的一年,陈歆宇想了想说,可能 更多的压力还是一种习惯,“它形成了某种肌肉记忆的时候,你就会是这样子。 当然,更大的动力来自 热爱。 ”

一年时间,6个项目,作为制作人的他坚持一点,“ 所谓的创新一定是在高频中产生的,在不间断的实践中取得的。低频条件下的创新几乎不可能,是某种程度上的闭门造车。”

生活中,陈歆宇不刷短视频,也不看弹幕评论。用他的话说,不是不在乎观众,而是不在乎不具备代表性的评论。

▍跨年晚会与广谱性共鸣

从 《花儿与少年》到 《亲爱的·客栈》,再到 《我家那小子》《我家那闺女》的 “我家”系列,有人说, 是陈歆宇让国内观众逐渐建立起“观察类综艺”概念。

“当然,从机制体制的角度看,下一步到底怎么迭代是顶层设计者需要去思考和解决的问题。”作为工作室负责人,陈歆宇的想法很直白,“希望能进一步把权力下放到工作室。”

如果用一句话总结,这位制作人眼中的2019年是挺 自我超越的一年, “不单纯在于完成了6个项目,更在于尝试了一种生产层面的裂变可能性。”

从商业订制的角度来看,“车晚”无疑是成功的。但从一个导演的角度来说,没有取得广谱性的共情和共鸣,他是失落的。

▍“陈歆宇工作室”的辨识度

《我家那闺女》第一季播出时正值2019年春节前夕。节目中,不论是养生泡脚的 吴昕还是冠军选手 何雯娜,都没能逃开父母“早日步入婚姻”的亲情催促。 因此,节目也被网友戏称为“大型催婚催育现场”。

“以前觉得一个接一个地做项目,作为团队来说肯定不行。2018年做了2个项目,2019年,我们做了6个,2020年是不是可以做12个?” 在他看来,这种迭代和裂变不仅仅是数量上连续做项目的可能性,而是生产关系和管理思维层面的“在工业化流程中,如何来迭代”的问题。

2019年,湖南卫视陈歆宇工作室做了6个项目,包括4个季播节目和2台大型直播晚会。

用他的话来说,从那时开始,工作室内部就保持着 “极其”扁平化的管理架构。 少开会、不加班,是陈歆宇工作室的一贯风格。“没什么事儿的话,6点我会准时下班。要不大家看你不走,自己也不敢走。”他笑着说。

尽管自认为完全不擅长多线程操作,但陈歆宇透露,在录制“客栈”时,就已经在联系美国的舞美特效团队开始为跨年晚会做舞美设计。等到“客栈”录制结束时,舞美设计部分已基本完成。而整个舞台搭建从12月初开始,12月17号就已经完成。

拍摄中强调真实与自然主义,陈歆宇坦陈自己是个不喜欢在镜头前站出来讲话的人,“这和导演的个人风格有关。”

文|「广电独家」何佳子

作为制作人,他始终认为观众是需要引领的,内容最终会聚合在人类的审美向上。身在制作第一梯队中,他一直坚信,在浩瀚的信息海洋中, 只有头部是有价值的,“腰部都痛苦得要死。”在他看来, 国民度是爆款综艺的最佳衡量标准,只是这个本应稀缺的词语总在被滥用。

“我们从来不会主题先行。”关于这点,他很笃定。做第一季时,首次和嘉宾的父亲们见面,收到最多、最强烈的反馈就是女儿的婚恋问题,“这一季跟嘉宾家人接触时,发现心态都比较开放包容,家庭组成也更多元化。”

《2020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》播出后,收视全面领跑,电视屏累计触达观众近1亿,地域份额为第二名的1.8倍,欢网、酷云代表的智能电视端份额约为第二名的2.8倍, 几乎是2-5名省级卫视跨年晚会的份额之和。 此外,新浪微博主话题量119.5亿, 55个相关话题登上热搜榜。 对于最终的呈现效果,总导演陈歆宇还是挺满意的,只是总觉得欠观众和自己一个惊喜。

复盘2019年自己的高频实践,陈歆宇总结,以延续为主,颠覆性创新不够,“但有了2019年如此高频的实践,有可能会在2020年有一个大的爆发和创新点。”

作为总导演,陈歆宇坦言,《亲爱的·客栈》第3季是从 题材的自我突破角度去做的,“前两季中,夫妻故事已经讲完了,再讲很难挖掘出新的东西,于是将情感故事改变了一下,换成了职场故事。 当然,观众的不适应我也是能理解的。毕竟,这个名字本身就决定了它的属性。”

▍创新与转向

“可能这几年观察类节目做得比较多,留给大众的印象是在观察类综艺领域的相对引领性。”说到“陈歆宇工作室”的辨识度,他认为,不管是从个人还是团队的角度,6个字的Logo背后不只是观察类综艺,而是能覆盖直播、选秀、竞技等多种节目类型的 多元化团队,“这些类型我们以前做过,未来也可能会做。 ”

展开全文

如今,一年半时间过去了,陈歆宇笑言,最直接也最显著的感受就是工作室改革后,各种宣传物料上都开始印上了“陈歆宇工作室”的Logo,这是“一种精神层面的激励”。

2019年10月25日,陈歆宇工作室制作的经营体验类观察真人秀《亲爱的·客栈》第3季首播。从原有的 亲密关系观察到新的 职场关系探讨,新一季节目在延续前两季同时段首位收视的同时,也引发了关于主题转换的质疑与探讨。

从个人角度出发,他并不掩饰自己对新一季节目的喜爱,“相对来说,这一季的故事叙事会更清晰,第二季就稍微有点散。观察类真人秀的局限也在于此,很多东西都是天然的,如果一开始这些原生的冲突点没有,后面导演再怎么努力,也没用。”

一是团队中年轻人在快速成长,“因为经手的项目多,这一年的成长可能相当于别人五六年的成长。” 二是遵循基本的创作方法论,整体方向和题材不对的话,怎么努力都没用,“这些都是很朴实的道理。 ” 三是给予充分信任,“这点很重要。 ”

烟、槟榔、手中一下一下按动的圆珠笔,采访时,刚看完 《我家那闺女》第二季首期嘉宾小片的陈歆宇有点焦虑。 “虽然‘我家’系列已经是一个比较成熟的模式了,但新一季节目、新的嘉宾,感觉还是没找准(新一季)这个点到底是什么。”
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topfemalelibidoproducts.com/fhsjgcpt_80244.html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

Powered by 购彩平台注册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